您现在的位置: 延边州地方志 >> 人文历史 >> 民间传说 >> 正文
黄老抱子
发布时间:2011-8-4 9:30:09   点击数:4703   作者:佚名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
 

黄老抱子

    早先年,敖东城里有个黄老抱子,说这话时敖东城已经空废老多年了。老赵太太在塌了的墙外盖了两间小房,养了几只母鸡,还不敢让它们跑出院子。那时候敖东城附近都是林子,林子里住着一帮鹰,一眼照顾不到,鸡就被叼走了。有一天,日头一冒红儿,老赵太太端着小簸箕去喂鸡,刚推开房门就听院外有鸡咯咯地打抱窝声。她想,这是谁家的鸡,也不怕被鹰叼去。她走出院子一看,是个黄老抱子领着一窝小鸡崽儿。小白鸡儿白得象棉花团儿,小黄鸡儿黄得象朵花,绒嘟嘟的十分着人稀罕。老抱子领着它们在敖东城的废墙根打食儿,总扒拉土也没见它们叨一口。老太太见它们打不着食儿,就把簸箕里的谷子扬了一把,小鸡儿立刻跑过来了。一个小瘸鸡儿跟不上群儿,急得直叫唤,等它来到跟前儿,谷粒也没有了。老太太挺可怜它,又特意为它撒了一把,细一看这小鸡的腿折了。她就回屋找来几个黄瓜籽儿喂它。第二日一冒红儿,黄老抱子又领着鸡崽儿在墙根打食儿。那个小瘸鸡儿却来到了老赵太太的门口,对着院子叫起来。老赵太太一看乐了:“你又要黄瓜籽来了。”说着就给它捏来几个。

    一天,小瘸鸡儿腿好了,就悄悄溜进院子,把老太太养的母鸡都领出了院子,在院外和黄老抱子一起打食儿。老太太看见了说:“这还了得,若是鹰来了,还不都给抓了去。”说着就往外跑。她到门外一看,鹰真的来了。她大声喊着:“老鹰叼小鸡喽,殴咝!”领头的老鹰根本不怕,从空中扎了下来,直奔那下双黄蛋的花母鸡去了,这是就看那黄老抱子脖子上毛一戗,翅膀一挲把花母鸡遮住了,当老鹰来到眼前,这黄老抱子上去就叨,疼的老鹰“嘎”的一声尖叫,就看它在地上翻了几个个,勉强飞起来,脑袋上的毛哗哗直掉,鲜血一个劲儿的嘀嗒,趔趔歪歪地奔树林子飞去。别的鹰也被那群鸡崽叨伤,跟着老鹰逃跑了。可是黄老抱子不算完,它还在地上跑着追它们,把这群鹰吓得不敢在树上落,直奔老山老峪飞去,再也不敢回来了。这群鹰一走,家顶家都放心地养起了成群成帮的鸡。每家的筐里、囤里、箱子里装得是鲜鸡蛋;瓮里、罐里、大缸里腌的是咸鸡蛋。

    一天夜里,黄鼠狼子咬死了老太太的花母鸡,她心疼得哭了。黄老抱子看见了,回头叼起一只小白鸡儿一甩头,扔到老太太的怀里。老太太一看正是她喂黄瓜籽的那只小白鸡儿,就说:“想把它给我呀,呦,这可不行,我哪能要人家的鸡呢。”说完就往地上放。她一撒手,“噗通”一声,哪是什么小鸡儿呀,原来是块雪白的银子,她拣起这银子,再看黄老抱子和那群小鸡崽儿,已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 这事成了奇闻,人们都来看银子。老赵太太把根本来历一说,大伙都说:“只有你这好心眼儿的善良人,才能碰上这样好的运气。”

    住在后院一个叫钱秀的人,却不这么想。一只小鸡崽儿就是这么大块银子,那黄老抱子一定是一大块金子。管什么好心眼儿坏心眼儿呢,只要能把它弄住,就能发笔大财。他就藏在乱草堆里去看个底细。太阳刚冒红儿,就听这敖东城里叮叮冬冬响了一阵,接着升起一块白云,黄老抱子领着鸡崽儿从云彩里飞出来,落到西墙根儿打食儿。钱秀看明白了,回家做了许多套子,晚上悄悄地下在西墙根儿,想套住它们。第二天太阳一冒红儿,老抱子却领着小鸡到东墙跟去打食儿,他把套子下到东墙根儿,它们就到北墙根去打食儿。钱秀一看不上套,就想出了一个绝招,把这敖东城的四面墙根儿都下上套儿,看它还往那躲,除非它不落地,落下就跑不了。

    敖东城的南墙靠着牡丹江,钱秀晚上下完套,起早就挑着水筲装做挑水的样子,来到城边看动静。太阳一冒红儿,古城里升起的白云就围着墙根儿转悠,钱秀高兴透了,瞪着眼睛等着拿金子、银子子。白云彩贴墙根转了几圈儿,老抱子没下来,云彩却越转越高。钱秀一看不好,白云要飘走,就赶忙扔下水桶,操起扁担往白云里猛一抡,就听“吱哇”一声,老抱子和那群小鸡崽儿在白云里出现了,看到扁担勾勾住了一只小白鸡儿的腿,眼看要从云彩里拽下来了,小鸡崽一齐上去拖住了小白鸡,驾起云头就走。钱秀紧紧地握住扁担不放,他双脚渐渐离开地面,被带到半天空,老抱子冲下来,照钱秀就叨一口,正叨在左眼上,把眼珠子倒出来了,疼的他钻心。可是他一想到是财宝,死不撒手。老抱子没办法,一口叨折了小白鸡的腿,钱秀从半天空掉到城南江边上了。忙爬起来,看到扁担勾上挂了一小块银子,乐得他了不得。可是那只被叨瞎的眼睛疼得他也了不得。他今天请先生,明天接大夫,好歹把眼睛治的不疼了。可那小块银子也花得一点没剩,从此他就成了独眼钱秀了。人们见了都说钱秀和老赵太太心肠不一样,得到的结果也不一样。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